長江商報消息 ■沈峰(新疆 職員)
  兩會期間,高速公路收費標準過高、超期收費,有些高速公路已成低速公路等問題,再次引起代表、委員的熱議。最具代表性的是廣深高速當初投資114.2億元,至2012年底累計收費金額約411億元,如今一年收費高達30多億元,利潤在20億以上,被稱為中國最賺錢高速。全國人大代表秦希燕說,高速公路收費關係到物流、關係到民生,一些高速公路違規延長收費期限,不符合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。(3月9日《法制晚報》)
  “貸款修路,收費還貸”已成公路修建的常見手法,它可在短時間內集中資金辦大事,解決制約交通發展的“瓶頸問題”。但收費公路增加,過高的公路收費已成為經濟發展的桎梏。數據顯示,全球收費公路總長約14萬公里,其中10萬公里在中國。並且中國收費路段和車輛通行費遠高於世界其他國家;而在美國,總里程為9萬多公里的高速公路中,只有8.8%為收費路段。
  美國收費公路少得益於在1956年就通過了《聯邦資助公路法案》。該法案規定,州際高速公路由聯邦政府和州政府按照9∶1的比例出資。其中聯邦資金由“聯邦公路信托基金”提供,這個基金的資金87.6%來自機動車燃油稅。這樣也是“取之於民,用之於民”,卻沒有了過多收費公路的各種弊端。相比之下,我國也已實施了燃油稅政策,車主在購車時也被征收了車輛購置稅,但卻沒有從根本上減少公路收費!
  同樣,作為各種公共設施的最終擁有者和使用者,公眾有權知道路橋貸款的清償規劃、收費中用於償還國家貸款的比例,更有權就相關收費要求舉行價格聽證。而在這些問題上,有關職能部門從不公開、一致緘默的態度,顯然是極為不正常的。特別是一些高速公路收費還被不斷延期。像兩年前媒體就披露,湖南省交通廳將自己的有關資產,搖身一變成為“高速總公司”,輕鬆地將政府資產“變”成了經營性資產,並順利將一條高速公路延長10年收費期。
  然而,公路是公共產品,理應突出其公益性。因此,高速公路是誰投資,投資多少錢,允許收費多少錢,超期收費公路收費的依據是什麼?國家有關部門應該加強審批,同時要將這些對社會公佈。同樣,沒有一個監督環境,公路收費標準是不是合理、是不是過高;公路收費標準的制定、收費期限,以及收費公路到底收了多少錢,錢都用在了哪裡等等,都會在各種障眼法的手段中脫離監督的視線,令公眾感到強烈的不公,因為,不明不白的公路收費成本最終都會轉嫁到民眾頭上。
  誠然,我們有《公路法》和《收費公路管理條例》兩部法規適用於收費公路。然而,這兩部法規將收費年限和收費標準的制定權交給了地方政府,卻又缺乏有力的約束和問責機制,特別是政策大於法律、以地方規定取代國家法律的現象比比皆是,從而導致收費公路亂象頻出。
  有關部門應對全國所有的公路收費站進行一次收支情況檢查,給每個收費站都建一個透明賬單,對早已收回成本的收費站堅決關停;重新審定公路收費標準,該降低的絕不遷就;對那些正在收費還貸的收費站豎一面收費倒計時牌,以方便政府和公眾監督。  (原標題:高速公路收費亂象源於沒有透明賬單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r26fruopi 的頭像
fr26fruopi

金毛尋回犬

fr26fruop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